互聯網"女皇"瑪麗·米克爾:矽谷讓生活變得更好

互聯網領域中沒有"總統",但卻有一位"女皇"。這個在某種程度上有些誇張的綽號屬於瑪麗·米克爾(Mary Meeker),這位53歲的"女王"是一位金融分析師,隨後又變成了風險投資家。回望1995年,時任摩根士丹利分析師的米克爾預見到了一波前所未有的創新活動將如何改變人類活動和創造龐大的財富。她在一份里程碑式的報告中概括總結了自己的觀點,這份報告使其獲得了科技界的諾查丹馬斯(曾預言世界末日在1999年到來的法國著名預言家)的聲譽。

  作為一名金融分析師,米克爾曾幫助摩根士丹利"捕獲"過許多大型的IPO(首次公開招股)交易——比如說網景、Priceline和谷歌(微博)等——而且還曾推薦了許多給這家投行帶來過好運的公司,例如亞馬遜、AOL、Intuit和戴爾等。在第一次互聯網泡沫破裂以後,與米克爾共事的許多分析師都遭到了懲罰,原因是其推銷那些自己在私底下鄙棄的股票。但米克爾則毫發無損,部分原因是她一直都相信自己所推銷的股票的價值。即使是在泡沫破滅以後,米克爾仍舊保持著自己的信念,在那些"一朝被蛇咬"的投資者喪失了信心的情況下仍舊堅持認為某些科技類股是有價值的。那些遵循了她的建議的投資者——比如說,堅持持有亞馬遜股票的投資者——取得了相當可觀的利潤。

  時至今日,所有人都會聽從米克爾的建議。自二十一世紀零零年代中期以來,米克爾的年度互聯網狀態描述報告已經自成一體地成為一個重大的科技行業事件。在這份報告中,米克爾會列出科技和投資氣候中最重要的動量,從移動計算的蔓延到中國的崛起都羅列在內。在今年5月份召開的All Things Digital大會上,米克爾發佈了最新的互聯網年度報告,這份報告包含99張幻燈片,播放了19分鐘。在這份報告中,她所表達的主要觀點是,幾乎所有能想到的人類活動都正處於轉型的過程中——網路連接(手機)、現金出納機(Square)、製造(3D列印)、逛商店(家居閃購網站One Kings Lane)等等,甚至就連教育(趣味編程網站Codecademy)也是如此。這位互聯網"女皇"將這種趨勢命名為"所有一切的重新想像"。

  米克爾在2011年對自己的生活進行了重新想像。當時她繼在華爾街從業二十年以後成為了一名風險資本家,轉到了風險投資公司KPCB位於沙丘路(Sand Hill Road)的總部,負責領導這家公司旗下管理著數十億美元資金的數字增長基金(Digital Growth Fund)。在此以後,她已經對Square、Sportify和Twitter等令人矚目的創業公司以及尚未為人所知的Lending Club、DocuSign和Waze等公司進行了投資。

  米克爾近日接受了《連線》雜誌的採訪,以下是採訪內容摘要:

  《連線》:每年你都會發佈一份有關互聯網發展趨勢的報告。你是通過研究而發現這種趨勢,還是收集大量數據來證實你原本構想的趨勢正在進行中呢?

  米克爾:兩者兼而有之。舉例來說,去年冬天我曾在KPCB總部�四處閒逛,無意中看到一個會議室中的情況。當時那個會議室�有很多工程師正在與我們的一名風險資本家討論問題,而我在他們的陳述中看到了語言之美。我從來都沒看到過有身穿法蘭絨襯衫的工程師能在展示PowerPoint幻燈片時表現出語言之美。隨後我在那幢大樓中繼續遊蕩,然後又看到了一個富有美感的幻燈片。當時我的感覺是:"這是不同尋常的事情。"

  所以,設計和技術繼續的密切結合讓我明確地認識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這裡有個更大的主題。

  《連線》:你發佈的互聯網發展趨勢報告不僅是針對投資者的——這些趨勢涵蓋了有關更廣泛的科技和文化轉變的問題。

  米克爾:沒錯。今年有另一件事情是我們需要指出的:人們想要使用我在報告中所描述的應用。

  《連線》:你相當多地談及流量應用Waze,以至於你幾乎就像是一位商業發言人。

  米克爾:我們是投資者。我喜歡那個應用,目前其用戶人數剛剛達到了2000萬人。我曾在紐約州、密歇根州和科羅拉多州以及土耳其使用過這個應用,感覺就像是手�有個視頻遊戲。

  《連線》:你是否曾基於對某種產品的個人感情來進行投資?

 米克爾:我最好的個人投資都是在我自己也使用產品的情況下所作出的,比如說蘋果。我在購買第五部iPod時頓悟了這個道理,當時我第四部iPod甚至都還沒開封,還安靜地躺在塑膠盒子�。

  《連線》:那種戰略給你帶來的最大的成功是?

  米克爾:就個人的觀點來看?亞馬遜、Intuit、eBay。

  《連線》:你迷上eBay了嗎?

  米克爾:是的。當我認識到包括我自己在內的人們不再說"我剛剛在eBay上買了一樣東西",而是說"我剛剛在eBay上贏了一樣東西"的時候,那真是一個迷人的時刻。那是一種獵奇所帶來的激動情緒。我在eBay上買了一輛車。

  《連線》:什麼車?

  米克爾:二手日產Xterra。

  《連線》:在開始KPCBz工作以後,你是否將這種親身實踐得來的哲學構築到了投資策略中?

  米克爾:是的。在數字增長基金中,我們有一條規則:對於我們所投資的每家公司,都會有人被指派去了解和使用其產品,但不能是負責領導投資活動的那個人——甚至也不能是恰好對其產品最有熱情的人。舉例來說,我們對社交遊戲公司Zynga進行了投資,但我們不能希望賓·戈登(Bing Gordon,KPCB風險資本家,遊戲世界中的傳奇式人物)被指派去了解這家公司,他被派去了解Codecademy。每過6個月左右,戈登都將花費15分鐘時間向我們提供有關Codecademy的最新資訊,他會用一種獨立的觀點來提供這些資訊。然後,如果有任何有用的資訊,那麼我們就會把報告發送給這家公司。

  《連線》: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末的互聯網繁榮發展時期,你是科技類股最大的支援者之一,為那一時期科技行業的繁榮發展添磚加瓦。從現在看來,你如何看待那一時期?

  米克爾:添磚加瓦是你的想法,但我並不同意。投資週期擁有始終如一的模式。最初沒人會相信,然後開始相信,再然後則是一個轉捩點,許多人都變得相信;然後繁榮發展時期就會到來,再然後泡沫破裂。如果你回過頭去看看我們所寫的東西,就會發現我們一次又一次地寫過:我們認為有些公司會創造數量龐大的財富。在代表性的一個年頭中,通常情況下會有兩家科技公司上市,可交付10倍的投資回報率。我們所做的事情就是嘗試找出那兩家公司。就總回報率來看,你可以看到我們帶來的投資回報率表現非常良好。

  《連線》:回望過去,你在泡沫時代�是否曾有過任何令人痛苦的押注?

  米克爾:互聯網房地產公司Homestore.com的表現令人失望,無論是估值、時機的選擇還是商業模式都犯了錯。

  《連線》:我們現在正身處另一個泡沫中嗎?

  米克爾:我不覺得公開市場上有泡沫,但確實覺得私募市場上肯定有過高的估值。現在而言,公開市場估值低於私募市場估值,這不是應該有的情況。有許多公司將無法做到不辜負私募市場的估值。

  《連線》:為何你要從摩根士丹利離職,跳出華爾街去做一名風險資本家呢?

  米克爾:我一直都都想要進行投資。KPCB的團隊早在十年前就已開始邀請我加盟,而我覺得如何現在我不這樣做,那麼未來將永遠沒有機會。看起來我有許多經驗能應用於一個新的週期,應用於一個新的增長型公司的團體。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以及二十一世紀零零年代,我都曾看到過這種週期。

  《連線》:到目前為止你學到了些什麼呢?

  米克爾:與我原本料想的相比,風險資本家要勤勉得多。

  《連線》:你如何決定是否對一家公司進行投資?

  米克爾:都是些基本的東西。是否存在龐大的市場機會?公司是否擁有優秀的管理團隊?是否擁有卓越的產品或服務?從這一意義上來講,這與我在摩根士丹利所從事的工作沒有很大不同。

  《連線》:你是如何鑒別人才的?

  米克爾:(矽谷傳奇風險投資家)約翰·多爾(John Doerr)曾說過,你必須將"傳教士"與"雇傭兵"區分開來;就前者而言,他們對產品的熱愛是令人難以置信的。Spotify的丹尼爾·埃克(Daniel Ek)就是個極好的例子。如果你問他什麼事情,那麼他總是有答案,那是因為他已經考慮過這個問題;而當他不知道什麼東西時,他會想法子去找出答案。

  《連線》:矽谷會讓創業家的生活變好,但為其他人做過些什麼呢?

  米克爾:我覺得,人們的生活已經變得更好,原因是他們能以非常低的成本獲取所有資訊。娛樂服務變得更加便宜,人們能更加容易地獲得幫助,更加容易地趨吉避兇。我覺得,科技已經讓曾經更加糟糕的年代變得沒那麼糟糕。

  第二點則是,現在的矽谷與以往相比已經有了很大的不同。將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甲骨文團隊與Facebook的管理團隊做個對比就可以看出這種差異:前者主要是以銷售為驅動力,而對後者來說,改變世界是比出售廣告更加重要的事情。無論是在理念上還是在心態上,情況都已經發生了改變。





本文引用至: http://big5.ce.cn/gate/big5/intl.ce.cn/sjjj/qy/201209/25/t20120925_23710807_1.shtml



--
由 網路行銷-網路賺錢 於 9/25/2012 11:00:00 下午 張貼在 *
創作者介紹

網路賺錢論壇

efortune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